青春作伴|18岁快递小哥张银赛:在外打拼才体会

【编者按】
曾经有人说,“95后”是“90后”的升级版。他们是特立独行的一代,拒绝任何标签,也更加难以定义。
今天的“95后”,有的还在读书深造,对未来有无限遐想;有的已初入社会,早早体验世间百态。但无论如何,他们都是代表希望与未来的一代,深受互联网浸润,能够快速接受新鲜事物,也更为坚持独立做自己。
春节前夕,澎湃新闻联手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开启一场大型社会观察。我们选出5名“95后”大学生,每位学生跟随1名具有行业代表性的“95后”务工者踏上春运返乡之旅。
短暂的接触,从陌生到熟悉,这些有着不同成长经历的同龄人会发生怎样的心灵互动与思想碰撞?
春节期间,澎湃新闻推出“记录中国之青春作伴”体验式报道。该系列共计五组,由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学生执笔,澎湃新闻记者全程指导并跟踪拍摄。“95后”对话“95后”,一次青春视角的呈现为您奉上。

1月25日,张银赛在返乡火车上。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李坤 摄
“我过的并不是18岁的生活。”张银赛今年18岁,几乎是上海年龄最小的快递员。
1月24日是他回家的日子,此时距离他到沪独自生活已快一年。上一次在上海火车站,张银赛和母亲分别时,还不自觉流下了眼泪。
过去一年多,张银赛曾先后在佛山、东莞、上海等地工作,独自在外打拼的经历,让他体会到了家的重要。
但他坚持了下来,并扛过了快递员的两次“大考”——“618”和“双十一”电商促销。
回家这天,张银赛坚持工作到晚上7点。送完当天的快递,在深夜10点的上海火车站,他有些激动:“终于能够回家了。”
十多个小时后,父亲张体华在车站接到了大半年没见的儿子。张体华发现,儿子黑了,话多了,最让他高兴的是,儿子逐渐成熟,就要独立了。

1月25日,张银赛到家后和父母团聚。
两次“大考”后他坚持下来
张银赛长着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这让他时常被误解还是未成年。
“他是我们在上海最小的快递员了。”京东物流站点负责人周冬冬说,快递员要能吃苦,一般都是三四十岁有家有口的人能做下来,没想到18岁的张银赛能坚持下来。
周冬冬还记得,张银赛来找工作时,一脸稚气未脱,当时站里确实缺人,他决定让这个孩子试试,和张银赛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三个人。
经历了“618”,又经历了“双十一”,周冬冬想到会有人离开,和张银赛一起来的三个人都走了,但他没想到刚满18岁的张银赛能留下来。
张银赛所属的物流站点位于上海城郊。该站点有快递员22个,每天要配送2800余个包裹,平均到每个人是一百多个。到电商“大促”时,这个站点每天会配送8000多个包裹,时间持续一周。
“干到夜里十一点半都是可能的。”周冬冬说。
张银赛却认为不苦:“和之前比起来已经好太多,还有五险一金。”
在河南鹿邑老家读过高一后,张银赛就被老师建议学门技术,他去了漯河一所职校,在学校认识了初恋女友。但他觉得职业学校的氛围不适合自己,2017年便辍学外出工作,当时还未满18岁。
张银赛的第一份工作在广东佛山顺德的一家钢铁厂。女朋友和家人一起在东莞,他就通过网络中介平台在东莞找到一份流水线上的工作。
为了多赚点钱,张银赛在东莞的工厂每天加班到深夜,原以为能拿六七千元,结果一个月下来只拿到了一千多元。
张银赛有些沮丧,他决定到上海投奔亲戚,这一次妈妈和他一起。妈妈在超市找了一份售货员工作,而他做过包装工、股票销售员……直到去年5月成为一名快递员,这时他刚满18岁。
一个多月后,妈妈因家里有事离开了上海,张银赛想要独立,独自留了下来。
“那三个人都没有坚持下来,只有我干到了现在。”说到这里,张银赛面露自豪。

1月24日,复旦学生甘磊(左)体验送快递。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张银赛的一天从早上6点开始,1月24日是他在过年前最后一个工作日。
他本来不该这么早放假,周冬冬说,因为张银赛和女朋友的双方父母准备见面,所以才特批他提前回家。
简单洗漱过后,张银赛便骑车从出租间到站点,一辆物流车开到后,负责卸货的同事连忙上车卸货,其他快递员则将一件件货分捡到自己的档口。“摆货也要有技巧,需要把后送的货放在最里面。” 张银赛开始装货,临近过年,饮料、酒水比较多。
早上9点半,张银赛出门送货。他负责的片区既有高档小区,也有拆迁安置房。每天走着重复的路线,似乎十分单调。
“这一家又买了尿不湿,他家有小宝宝。”张银赛十分关心客户的细节,在熟记房间号的基础上,主动去了解他们的各种生活习惯,在这个过程中慢慢和他们成为朋友。
有的客户电话打多了之后,张银赛能把对方的号码背下来。他说有些客户人特别好,有时送货遇到家里没人,对方告诉他把货物放在门口就行,“还让我不用担心,就算丢件也不会找我索赔。”
“冬天还好,夏天的时候要送的饮料往往特别多,很重。有一次客户买了好几箱红牛,恰巧电梯坏了,我只能一趟一趟地爬楼送过去。”张银赛搬着一箱矿泉水说道。
上海的夏天天气往往十分多变,“之前台风登陆那阵子,雨下得特别大,我的车坏在路上了。当时完全没有办法,只能一个人跑很远的路,到最近的五金店,借工具跑回来自己补轮胎,折腾了好长时间。好在那天送货没有耽误太多,客户大多还比较谅解。”
这一轮送货会持续到中午两点左右,中午张银赛会照常到路边店吃一碗9元的兰州拉面。拉面店老板也早和他熟络了,这家店也是张银赛筛选出来的,“实惠好吃。”
到下午3点多,卸货分货送货,这一轮得忙到七八点。
每逢“双十一”、“618”这样的网购高峰期,订单数量会剧增。张银赛说,自己最漫长的一次送货到深夜十一点半。有一次,他刚准备吃晚饭,客户突然打电话过来,急着要自己那份快递,希望立马送过去,张银赛不得不饿着肚子继续送货。
“七夕情人节的时候,很多客户买各种鲜花巧克力之类的礼物。那天订单特别多,而且客户大多急着当天把礼物送给另一半。”张银赛回忆,有一次客户在电话那头十分着急,但他实在没办法按照对方希望的时间送到,情急之下,只好自己叫了一个“跑腿服务”。这意味着,这一单他不仅赚不到钱,还要自己倒贴钱。
“其实这点小钱都没关系,满足客户是最重要的嘛。”张银赛露出孩子般的笑容,他长期送货的双手却已磨出厚厚的老茧,完全看不出18岁的痕迹。
“小孩儿!”声音来自一家拆迁户小区的保安,仿佛也在提醒,张银赛真的还小。
张银赛和对方聊了一小会,两人关系十分融洽。“他和我是河南老乡,很照顾我,每次都很热心地帮我开门。“张银赛说。
虽然还是别人眼里的“小孩儿”,张银赛也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成熟,这份成熟背后,是认真、淳朴与善良。
前不久的一个初冬夜晚,雨下得特别大。那天订单特别多,张银赛送货到深夜,骑车回家的时候路过公交站台。当时最后一班公交车已经开走了,依然有一个老爷爷在站台拎着麻袋,淋着大雨等车。
那晚,张银赛主动把老爷爷送回了家,“虽然已经不上学了,但我一直记得学校老师讲过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