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压舱石出现问题 美国对华耐心已到尽头?

原标题:博弈| “美国的耐心已到尽头了”?

  8月底,在多方支持下,笔者所在机构牵头协调对美国政界、智库、媒体与商界做了一次大范围调研,并进行了双边对话,美方人员代表性强、政治光谱全,所谈内容相当大程度上反映了目前的中美关系现况。笔者有几点感悟,觉得有必要、有责任与公众分享。

  中美亟须加强民间对话

  本次中美智库系列对话于8月初正式启动筹备,国内多位资深官员与知名学者都欣然应诺参与。8月是美国精英层的“休假季”,但美国三家顶级智库在收到邀请时均马上表达承办意愿,不但机构负责人均出席会谈,还邀请包括美国前防长、多位前副国务卿、前贸易谈判代表在内的十多位“部级”领导与数十位著名智库学者。不仅如此,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马德琳·奥尔布赖特、美国国际集团前董事长莫里斯·格林伯格等三位泰斗级人物以及黑石集团董事长苏世民等多位美国政界、商界领袖都会见了中方代表。

  

  ▲8月30日,中美智库专家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对话会。(刘杰摄)

  这样的会面效率远超预期,充分折射了目前中美精英对两国紧张局势的重视与关切。五天在美行程的约20场会谈中,笔者多次听到两国精英呼吁,越是两国关系困难,越是要开展各个层面的民间交流。

  过去常说经贸是中美关系的压舱石,现在经贸“压舱石”出了问题,民间交流更显得迫切。想当年,民间交流在困难时期为中美建交发挥关键作用,现在两国关系“遇冷”,各类民间社团协会对美交流、两国友好省州与城市之间的往来,更是应迎难而上。近期,美国加州通过决议案,呼吁总统和国会支持加强中美经济关系,说明州县等地方社会对中美关系的重要性。

  此次中方代表团中多位资深人士均有不少当年工作时的美国旧识。大家在大范围座谈外,又小范围拜访老友。双方见面后嘘寒问暖,回忆往昔,感慨中美关系之不易,应倍加珍惜。

  从公共外交的角度看,资深官员尤其是外事系统退休老领导是最重要的行为主体之一。他们阅历深、交友广、外语好,容易通过旧识产生良好的交流效果。事实上,在美国,大量国务院、国防部、商务部前高官转为从事公共外交的智库人士。这种强大的“公共外交生产力”同样是美国软实力、对外传播力的重要源泉。

  

  怀最好预期,做最坏打算

  “时间不多了”“30多年来从未遇到过的最悲观、最消极的时刻”“美国的耐心已到尽头了”,在美国的五天交流中,笔者所见到的左、中、右的美国精英,几乎每场活动都能听到他们的类似声音。的确,与此前诸多舆论的判断一致,目前中美关系可能正在遇到两国建交以来最复杂、最恶劣、最综合的寒流。

  美国对华态度正在经历的颠覆性反思,源于中美实力出现本质性的消长。特朗普执政可能有些“偶然”,但特朗普式强硬对华政策却是“必然”。美国是影响中国发展的最强国际变量,对于中国社会及各层组织、机构、企业而言,怀有最好的预期,做足最坏的打算,准备最全的预案,恐怕是必须要做的事情。

  不过,好在两国精英都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确定性,而特朗普代表着一种不可知的冲击力,也令很多美国人反感。对此,中方应更多地“借力打力”,更多地扩大中美共同利益,建立新时代“统一战线”,让两国社会与经济体系更深地联系在一起。特朗普团队内的一些人想把中美两国变成两个孤立、隔绝的体系,进而将中国定位为“第二个苏联”,通过打击遏制中国来凝聚美国社会的政治企图才不能得逞。

  

  ▲特朗普和他的团队。

  中美对话应让对方“听进去”

  这些年,中国对外传播的投入越来越大,声音也越来越强,对于美国人而言,他们能听到,但却听不进去或听错了。这背后有许多原因,有的是源于美方长期偏见、美国媒体误导、美国意识形态的桎梏,有的则源于中方本身的翻译偏差与词汇组合的思维方式差异。

  翻译引发的中美误解,令人震惊。中国近年来常说要“引领全球治理”,被普遍翻译成了“领导全球治理”;“中国模式”的惯译隐含更多放之四海而皆准、替代美国模式的含义;“科学发展”惯译中有“反宗教的发展”之意。这些误译徒增了美国社会的焦虑与紧张。2017年,十九大报告的英译本同步推出,反映了中央已意识到这个重大问题。但对外传播能力仍有相当大的改善空间。在媒体报道上,对外传播往往是最薄弱的环节;在出国交流上,限制仍是相当大;在外国媒体上发文,往往得不到足够激励;善于外语表达的学者力量,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