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夹缝中生存的西周小国




  

  刘台子遗址,见证逄国历史风云。 (记者钱欢青 摄)
  西周时期,在山东境内的齐国、鲁国虽然是大国,但是在初封时疆域也十分有限。《孟子·告子下》说:“周公之封于鲁,为方百里也;太公之封于齐也,亦为方百里也。”后来两国疆域有了拓展,但直到西周末期还未搭界,两国之间呈现出诸侯林立的状态。以济南地区来说,诸侯国就有谭、逄、祝、卢等国,不过随着大国的开疆扩土,这些小国也在征战中灰飞烟灭了。
Part 01
□本报记者徐敏谭国:因对齐国公子小白“不敬”遭遇灭国之灾
  “或以其酒,不以其浆。鞙鞙佩璲,不以其长。维天有汉,监亦有光。跂彼织女,终日七襄。”《诗经·小雅》中的这首《大东》是流传最广的篇章之一。“有人饮用美酒,有人还喝不上米浆”,秉承着“以歌言志”的目的,这首诗描写了西周统治者通过“周道”给其统治下的小国人民带来的压榨、劳役、困苦、怨愤和沉痛的叹息。
  历代传笺疏注说解都记录该诗作者是谭国大夫。于是,谭国这个在历史舞台上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小国浮出水面,《左传·庄公十年》中只有简短四十字的“齐师灭谭”记载。有趣的是,这个曾经在济南章丘龙山一带存在过的小国,遭遇灭顶之灾竟然是源于“失礼”:失礼的对象正是大名鼎鼎的齐国公子小白。
  史料记载,谭国早在商代就存在,周灭殷商,它又臣服于周。章丘龙山城子崖,历代都认为就是谭国的所在地。因为是小国,虽然名义上有独立的国君,不过难免还是有几分寄人篱下的味道,长期依附的西周衰落后,谭国又沦为东方大国齐国的附庸。刘台子遗址出土的铜鼎
  (熊建平供图)
  春秋初期的齐国,出现了一个著名的和妹妹乱伦、害死妹夫鲁桓公、令齐国和鲁国都丢尽脸面的大人物,他就是齐襄公。齐襄公如此无道,他的两个弟弟公子纠和公子小白就早早地避难他国。公子纠因为母亲是鲁国人,就逃到了鲁国;而公子小白先逃到了谭国,然而大概谭国自知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而且所处的正是“兵家必争之地”的南北交通枢纽,因而据说没有给公子小白“应有的礼遇”。于是,公子小白便逃往更为偏僻的莒国。此后不久,齐襄公在内乱中丧生,公子小白在师傅鲍叔牙的辅佐下赶回齐国即位,他就是齐桓公。在公子小白成为齐桓公之后,谭国国君又没有派人祝贺。于是,就在齐桓公即位后的第二年(公元前684年),出兵把谭国灭掉了。
  《左传》中关于“齐师灭谭”的记载,所述原因正是因为谭国对公子小白的两次“不敬”。济南市社科院副院长张华松先生认为,齐师灭谭是必然的,“无礼”只是一个借口。在齐国争霸中原的步伐中,必争之地上有这样一个小国,即使附属也总不如纳入麾下来得方便。正如后世的宋太祖要灭掉南唐的话说得直率:“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乎?”
  晋代的范宁在为《谷粱传》关于齐师灭谭之事作注时也说,谭子“盖无罪也”。如果说谭有罪,那就是它弱小,却占着要害之地。
Part 02逄国历史:姜子牙后代曾经管控过的小国
  认识“逄”这个字,大多数人是通过这个并不多见的姓氏。逄通逢,姜姓,炎帝之后。相传商初,姚王据青州逄山作乱,商汤命逄伯陵率兵征讨,乱平,商汤封逄公于青州,史称逄国,领今山东青州、寿光、临朐等地。逄氏立国于博兴临淄一带,几乎是与整个商朝相始终的。早在先周时代,逄与周就有着联姻关系。
  《左传·昭公二十年》记载:“昔爽鸠氏居之,季则因之,有逄伯陵因之,蒲姑氏因之,而后大王因之。”《国语·周语》韦昭说:“逄公,伯陵之后、太姜之侄,殷之诸侯,封于齐地。”根据这些文献推测,逄国是夏商时期山东的旧国,被蒲姑氏取代后,西周时期便从青州、临朐一带迁到了济阳。此后逄国的去向,在传世文献中没有记载,不过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考古发现弥补了这一缺憾。
  当时,考古工作者在济阳县姜集乡刘台子村以西发现了一处两万多平方米的西周早期贵族墓地,出土有“逄”、“逄彝”等铭文的铜器共计九件,证明这里是一处逄国墓地。有一件刻有“王姜作龏姒宝尊彝”铭文的铜鼎,依据金文惯例判断,王姜当是做器者,而龏姒则是昭王(周武王的重孙姬瑕)的女儿。昭王的女儿嫁到逄国,可见逄国国君与周王室有着联姻关系,并保持着密切往来。从墓葬形制,器物组合,青铜器的精致,大量的精美玉器,尤其是多达574件的绿松石、玛瑙串珠等推测,墓主应是逄国某一国君夫人。从铭文中分析,逄国在商代的地域为青州、临朐一带;商末周初齐地为蒲姑所有,逄国就已西迁到济阳来了。
  根据考古发现可以梳理出:周初为了安邦定国,实行以殷制殷的政策,将商代逄伯陵的后代封侯,其中一个叫逄公,他娶了周天子——昭王的女儿——龏姒,被封到济阳一带的逄国。他到位后,就选择了具有高台、向阳、取水、生活方便的刘台子,作为他的国都定居下来。逄国在西周时期拥有较高的政治地位,周穆王时期,逄国君主逄固在周王室中担任要职。此外,经济和文化也比较发达,而且还有一定的地方特色,刘台子逄国墓群的出土文物就是明证。逄墓出土的陶器以及陶制品串饰,证明当时的制陶业非常发达;墓室出土了五百余枚海贝,“海中之物”在内陆出土,充分说明当时逄国的商业贸易也可能比较发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